。那蛋是做房事前用的,女人都喜欢

不是开
Ala果然照做了,先送一半人去深圳阿四那里,换来十个个舞女招揽生意,果然红火起来。可客人又有些不三不四的,Ala便让阿四派了两个人保卫。这是Ala在家乡做的第一笔小生意。
Ala果真王姐那里。抱着阿裴又亲又吻,把阿蒙奶妈看得直啧舌。
Ala过去敲阿桂的门,阿桂睡眼惺松地过来开门,猛然间被Ala抱住,竟以为有什么异常,就要还击,想起是Ala,才收回手来。
Ala过去时,阿蒙正在哭,听见有人进来,哭着戛然而止,张开眼看了看,又闭上继续哭了。
Ala还是什么?他是伟大的爱神,爱他的国度、民族,爱他的亲人、女人,爱他的儿子、女儿……
Ala目光;接着企业人士的恭维,兰兰的攀附……
Ala寄来一封信:
Ala见她眼里盈着两滴大泪珠,便住口不说了。兰兰听见他们不再吵,进过两盘通红的大对虾。Ala拿一个剥了。细细吃了,坐了一会,那烦心的英语又来破坏他的安静,Ala忽地站了起来,忽然想起今天下午利玛塞给了他一张纸条,他连忙跑到一个僻静处打了开来。
Ala脚步格外沉重。走出村子,Ala忽然回身跪下,“咚”地磕了个头,说:“沂蒙山,我恐怕再也不能回来了!”两行泪流了下来,所有的人都伤感,纷纷上前拉他走起。
Ala紧紧握了握索那的手。早早告了辞。
Ala禁不住好奇:“可,我没地方养。”
Ala京来讨厌这一套。但还是有礼貌地站了起来:“马伯伯过奖了,我还是学生。”
Ala经过深思熟虑,向王先生提出了建立超级跨国集团的构想。
Ala开始行动了,首先要“夺权”,在阿桂的支持下,他瞒着王先生向股东们发出了请贴,请他们参加自己的生日Party,本来他的生日是阴历12月26日。这次他改为阳历12月26日。
Ala看见他抹了一把脸,他的指缝里迸出抽泣的声音。
Ala看看表,已是5:30,便笑眯眯地住外走。
Ala看了邝妹的:“你的是花钗纹,‘花钗纹现主偷期。巷陌风花只自知,到处得人怜又惜,贪欢乐处胜西施。”
Ala看她眼神,不容不听,无奈地倒回来:“怎么回事?”
Ala看一眼卢花,便转身走了去,再也没有回头,沂蒙山,不是您的儿子不愿留下,只为他的羽翼尚未丰满。记得吗,沂蒙山,您的儿子的誓言,“为了沂蒙山奉献我们的青春和汗水”。然而您的儿子回米了,您依然是那旧模样,哪里有盛放他的空间,更甭说挥汗大干。原谅他吧,沂蒙山,他对您时时思念,时时打定主意要回来看看,可是一旦回来,他心上便落满一层疮疤,格格不入的调子扎伤了他,陈山落后的意以咬噬着他,亲人无意中的一句话锥刺着他。沂蒙山,你的儿子还得离开。直到有一天,他能一举把你彻底改变,否则,你的落后容不下他。
Ala懒得应声,默默地回了卧室,呆坐一会儿,不由得伤心起来。筱翠过来安慰了他一会儿,方才睡下。
Ala冷冷一笑:“恐怕不这么简啦。”
Ala离开商场,一步一步走着,没有目标,沿着一条柏油路一直走了下去,车辆从身边呼啸而过,他丝毫没有察觉。他那苍白的俊美的脸已经扭曲了。“难道。难道来新加坡是个错误?”往日的荒诞之举一幕幕在脑际闪过。那媾合的犭人 ,怀里呻吟的安琪儿,慕容的泪水,邓萍的挣扎……错了,仿佛一切都错了。
Ala立刻兴奋了:“对,祖国西南横断山区和西藏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水能才叫丰富呢!”
Ala连忙把他紧紧抱在怀里,轻轻拍打着:“别哭啊,别哭……阿水,是哥害了你。”
Ala连忙说:“我哪里敢。那蛋是做房事前用的,女人都喜欢这样,我不吃岂不辜负了那美味?”他如实说来,毫不避讳,说得大家不由得一愣,马先生却愈发觉得他脑里纯洁得没有一丝邪恶。
Ala脸色恢复了正常:“没什么,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婆。”
Ala脸上颜色剧变,拉了一下安全带: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。不要叫我少爷。”
Ala满不在乎地微微一笑:“你就是妮娜?”妮娜是利玛的好朋友。
Ala满脸泪水地往回走,勒利悄悄地留了下来,取出一盘磁带,远远扔进海里。看着它被浪打沉到海底,方慢慢地退了回去。
Ala慢慢地走出了屋,门外白花花的日光泼酒在他的身上,直冒冷汗。
Ala慢慢地走着。“驮”着他的阿桂,沿着海边,海水轻吻着他的脚丫,他走得稳重、沉着,二十岁的眷恋踩在每一个脚窝。所有的爱归于一处——阿桂。
Ala慢慢地坐下,四顾问:“筱翠呢?”
Ala慢慢松开了手,却回身关上门,把短裤褪了下来。
Ala没法子,Ala只好喝牛奶,吃面包。
Ala没说什么,父母的心他是理解的,但这事却怎么向父母说明呢?他无奈的目光投向门外,一片白花花的阳光铺在院里,大地被炙得冒烟。
Ala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,一时间呆住了。
Ala没有答她,却轻轻诉出一首诗,是邓萍从外文翻译来的:“青春诚美好,奈何似水流,命运本无定,及时把乐求!”
Ala没有说话。
Ala没再说话,匆匆吃了些,便告辞出来。
Ala没再说什么,我求救地看着勒利,可勒利一句也不懂,在一边干着急,Ala无奈之下,只好转移话题:“喂,刘兰放假了?”
Ala没吱声,众人问:“你说是什么?”

Be the first to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